Home | Sitemap | Contact

热门文章

据悉

2020-04-29 10:51

近年来,我市积极打造全国农产品放心消费城市,全市已拿到欧盟、日本、美国有机果蔬认证证书,以及国内无公害、绿色、有机、农产品地理标识认证证书的农业大户有几百家,为何却没能拿到家门口的大订单?

屋外烈日炎炎,屋内装修工人正挥汗赶工。在市物价局等部门扶持下,已在月牙湖开了1家农产品平价超市的六合种菜大户王金美,正在位于长白街的这家临街店面里和工人一起忙活着,待装修完工,她要开第二家农产品平价超市。

“如果我们现在不考虑自己离‘亚青标准’有多远,今后还会失第二单、第三单。”蒯旭光说,搞现代农业不能两脚都站在田里,要学会一脚踩田头、一脚跨市场,发展到一定规模了,要舍得拿钱投资搞蔬菜净加工、仓储、运输等,延长保质期、销售期,拓展超市等新市场,遇到天气、市场行情不好时,也能从容面对了。

赵轩说,从市民角度算账,和裸菜、普通小包装净菜比,即食即用的撕开保鲜膜就能吃,几乎没有损耗;洗菜的水,以及理菜、洗菜、切菜的时间也省了,即便价格比普通小包装净菜贵点,也划算。

“已加盖了一层遮阳网,这么辣的太阳,会烤坏的。”在浦口林大农业生态园,田间技术员禹良树正在有机蔬菜大棚里干着活儿。“葱是配料,种这一垅就够亚青村运动员餐厅厨房用了。”禹良树说,近期他们刚接到亚青果蔬签约订单,但不是从亚青组委手里拿的,而是和南京汤山翠谷现代农业园区签的约,汤山翠谷则是从雅仕集团手里拿到了亚青果蔬签约订单。

“农业现代化转型,现代农业技术不可少,但技术选择,必须以促进提升农业生产经营效益为前提。”市农委相关人士说,现代农业技术应用,不能捡到篮里就是“菜”,真正有用的技术要舍得花钱,不适用的技术,再先进也等于拿钱打水漂。

有人已经在行动——南京有机果蔬种植大户普朗克的第一条、同时也是南京的第一条鲜切加工生产线正在建设之中。“南京90%的叶菜都是本地生产和供应的,‘亚青菜篮子’在家门口给我们这些南京本地农业龙头企业狠狠上了一课,让我们看到了南京现代农业接轨国际标准、进一步延伸产业链的广阔前景。”普朗克老总宋宁说。

“雅仕集团拿到的亚青果蔬直供订单,与拿到亚青村餐厅承包权的北京进军集团有很大关系。”汤山翠谷生产总监蒋华说,无论雅仕还是进军集团,他们能拿到“亚青订单”,凭的都是整体实力和先进运营理念及模式,在这种整体模式下运行,个别不能达到的方面,如果蔬品种的欠缺,可以通过签约订单形式,借助“外力”解决。

“目前我们离亚青直供标准的确有距离,但差的不是产品质量,也并不是投资的钱,而是会‘卖菜的脑筋’。”王金美说,和她一起种菜的同行,有不少搞有机种植的,专供出口,他们的菜直供亚青厨房没问题,但他们的运营模式和理念达不到“亚青标准”,如进亚青厨房的菜,采摘后2小时内必须进入全程无缝冷链系统,南京有几家农业大户在田边建了冷库,或有冷藏车能开到田头?不是他们没钱买,而是不觉得有买的必要。

“光清洗就要3道工序,洗干净后不能马上鲜切,要先用甩干机沥干水分,葡萄、西红柿等不同果蔬,需用不同甩干机,车间里仅甩干机就有好几种。”在连云港雅仕集团无菌车间,刚从生产线下来的一位工人说,他们上班只负责操作机器,洗菜、沥水、甩干、切菜、包装等活儿,都由机器“干”,5万平方米的车间里,工人并不多。车间里还装了专业测试、调试仪,24小时监测空气净化度、湿度、温度等。

“我们在做农业技术推广时,还会遇到叫好不叫座窘境。”市农委负责病虫害防治的技术人员说,用生物农药防虫可有效减少化学农药使用,提高农产品品质,价格也能卖高点。但不少农业大户防虫时仍喜欢用化学农药,因为苦参碱等生物农药喷洒后,害虫会慢慢生病死去,效果不是立竿见影,而用化学农药可让蔬菜早点上市。但这样往往拿不到优质农产品认证,上市价格也不能卖得高。只有合适的农业技术利用,才能有事倍功半的效果。

“蔬菜切割标准要求这么高,南京没有一家农企能做到。”负责亚青会果蔬供应商审核的市商务局相关负责人陶森林说,亚青村运动员餐厅厨房还有一个要求,南京农企也做不到——所有入厨果蔬不仅要鲜切、包装好,而且能即食即用,撕开保鲜膜不用清洗,直接下锅或入口。

“搞无菌车间、建冷库、买冷藏车,这么砸钱,我们没那个实力。”六合区一蔬菜合作社负责人说,合作社的菜定点供应城里几家农贸市场,每天都有车子过来拖菜,当天的菜当天销,不需要建冷库。但每当市场出现“毒莴苣”、“毒生姜”、“毒豇豆”等农产品质量安全事件时,这家合作社“中招”的蔬菜,不是烂在地里,就是赔本出货,农户损失惨重。

“不迈出第一步,永远没机会做大做强。”2年多的市场经营,王金美深刻感到,当天气、市场行情正常时,蔬菜“裸卖”省事、省心也赚钱,一旦遇上天气、市场行情不好,菜卖不出去,没有加工、包装和仓储的她,只能抓瞎。近期她已在光华门租了1500平方米场地,准备建果蔬冷库,有了这个中转站,她才觉得自己有了点走市场的底气。

“现代都市农业不仅仅是在田头种好菜这么简单。”汤山翠谷生产总监蒋华说,“这个订单我们跟了一年多,没拿下虽然很难受,但我们真的重新认识了现代都市农业。”

“和南京苏果、金润发等超市都签约了,亚青会一结束,给运动员吃的无菌净菜就能上市民餐桌。”赵轩说,9月初,雅仕无菌净菜全面上市,包括南京在内,首批合作商超有500多家,雅仕与沃尔玛、北京华联、大润发、家乐福、永辉等商超的进场合同都已签署,正在走审批流程。今后市民在超市就能买到无菌净菜,回家不用洗、不用切,直接下锅炒熟装盘即可。

“这种无菌净菜必须在无菌条件下清洗、沥水、鲜切、包装、运输。”陶森林说,设在南京工业大学浦口校区内的亚青村运动员餐厅,由原南工大师生食堂改建,厨房后场小,每天要烹饪4100多名运动员的一日三餐,来不及、也没有空间在厨房现场清理、清洗、鲜切蔬菜,更无法现场做果蔬质量安全检测,只能要求以无菌净菜入厨。

据悉,雅仕公司已订做一批专用冰柜,9月初摆进各大超市卖场。这种冰柜有2个温区,1—8℃、8—12℃,不同的蔬菜需要不同的保鲜温度,可放在不同温区销售。

“胡萝卜丁,2.5厘米×2.5厘米×2.5厘米;胡萝卜条,4厘米×1厘米×1厘米;胡萝卜丝,6厘米×0.3厘米×0.3厘米。”这是亚青村运动员餐厅运动员专用菜单中,对果蔬鲜切的规格要求,严格到审核时用标尺量以认定是否合格。这些菜单每天、每顿不同,仅蔬菜就需要63个品种、71个品相才能满足,品相即蔬菜鲜切后的规格。

“公司还有很多先进农业技术的研发利用,但前提是必须对提高生产经营效益有用。”赵轩表示。

亚青会开幕在即,运动员果蔬直供订单敲定,南京参加竞标的20多家农产品企业全部落选,订单花落连云港一家企业。

赵轩说,这种保鲜膜是公司自主研发的,还申请了专利。无菌加工后的净菜,在运输、销售过程中,对温度、空气都有要求,不同品种要求也不同,有了“会呼吸”的保鲜膜,果蔬就不会闷坏了,不仅保质期延长了到5—7天,销售期也延长了,减少了蔬菜损耗,再次降低了成本。

“我们无菌种出的生菜,摘下来就能吃。”南京汤山翠谷现代农业园生产总监蒋华说,汤山翠谷也有无菌种植工厂、冷库、冷链运输等,也不缺钱投资建先进果蔬加工厂,但在如何满足大型国际赛事直供需求上,此前的确没有认真琢磨过,至少在现代经营理念上,和雅仕比,已先输一局。

无菌净菜听起来高端,其实不然,农业现代化运营最终目的和出路,只能是服务普通大众,才能长久“保鲜”。为打好市场这张牌,雅仕还投了3千多万元,搞了无菌净菜销售网站,市民早上上网订菜,晚上下班回家,菜已用冷藏车、保温箱送到门口,同样品种的价格和超市一样。

“我们的保鲜膜‘会呼吸’。”赵轩透露,今后市民在超市卖的雅仕无菌净菜,保鲜膜和普通保鲜膜不同,有很多气孔,“会呼吸”,但肉眼看不见。

“车间里的空气净化达10万级,洗菜用的是纯净水;工人进车间前要喷淋消毒、穿防护服,只留眼睛在外面;即便出去上趟厕所,回来也要重新消毒、再穿防护服,才能进车间。”赵轩是连云港雅仕集团刚成立的南京分公司经理,他透露,直供亚青村运动员餐厅的无菌净菜,全部在雅仕集团连云港无菌车间加工,再全程冷链运到南京。

但动辄投资过亿的无菌净菜加工,成本这么高,超市售价会不会贵得离谱?“比普通净菜小包装价格略低或持平。”赵轩说,认真核算企业运营成本,他们能做到“高档菜”卖“平民价”。一是雅仕有3000亩种养殖基地,蔬菜从田头直销到餐桌,没有二道、三道贩子层层加价,无菌净菜菜源成本低;二是无菌净菜加工全程机械化,加工车间人力成本大大降低;三是果蔬采摘后2小时内进入全程无缝冷链系统,直至走上市民餐桌,全程损耗很少,成本再次降低;四是无菌车间设备、厂房等是一次性投资,随着市场销量提高,成本不断摊薄,前期投资能尽快收回。

“我们的无菌净菜,只能‘贵’在经营模式上,不能‘贵’在价格上。”赵贤说,北京、上海也有一两家像雅仕一样,曾服务国际大型赛事、展会或活动的企业,但上海为世博会直供果蔬的公司,现在生产线基本停了,主要因素是,服务完大型活动后,没“放下架子”走市场。

“所有设备都从欧美引进,9条生产线光设备就投了1.2亿元,加上调试、安装、建厂房,花了2亿元。”赵轩说,只有用机器切菜才能做到规格统一标准,亚青会果蔬直供也是这间无菌工厂建成后的“第一单”。

“南京农业大户不差钱,也不缺技术、人才、好产品,差的是能拓展自身运营空间、满足新兴市场需求的现代经营理念。”市发改委农村处处长蒯旭光说,近年来,南京积极打造现代都市农业,仅大型现代农业园区就是几十个,每个区县都有,这些大型园区整体实力不输于雅仕,但雅仕有对新兴果蔬市场需求的“先见之明”,抓住了市场机遇,投资的钱砸在了点子上。